第四話 蠢蠢欲動

  在卡納女子學院,羅克對三個美眉有種害怕的崇敬。

  排在第三位的是會像幽靈般出現的半液態生命體漢妮;排在第二位的是擅長平底鍋攻擊的飛機場公主拉妃兒;排在首位的就是眼前這位愛胡亂開槍的高齡蘿莉安吉莉娜!

  見安吉莉娜持槍瞄準了自己胸口,羅克就舉起雙手,滿臉堆笑,道:“親愛的安吉莉娜,可愛的安吉莉娜,摯愛的安吉莉娜,好久不見!是不是要我搬礦石呀?”

  “美雪經常過來幫我搬,根本不需要你。”冷哼出聲,安吉莉娜就扣下副扳機。

  “你妹!你別亂來!這是別人房間!你別傷及無辜!你要朝我開槍就到操場去!”邊叫著羅克就邊往陽台跑。一個跳躍,羅克就像飛人喬丹般飛出了陽台,接著就像蘭州燒餅般貼在草地上,摔得七葷八素的,但總比被安吉莉娜一槍崩了好。

  羅克飛出陽台的那一刻,安吉莉娜也奔向陽台,但在離陽台還有十余步時,元素轉換裝置表面的條格已轉為了純白色。

  就算條格轉換為純白色,安吉莉娜也沒有扣下正扳機,而是讓短式風魔槍在掌心轉了數圈後就隨手放在了黛比房間的桌子上,人則走到了陽台。

  “那個……那個……”

  回頭看著手都在發抖的黛比,安吉莉娜目無表情道:“什麼事?”

  鼓起勇氣,黛比問道:“剛剛裝置內的礦石不是被消耗完了嗎?怎麼不用扣下正扳機也沒事啊?”

  “因為這不是風魔槍。”

  “不是風魔槍?”

  黛比還想問個究竟,可不愛理會人的安吉莉娜已經俯身望著還貼在操場上的羅克,並道,“再裝死我就真的一槍崩了你!”

  半秒後,羅克神奇地站立起來,並皮笑肉不笑地和安吉莉娜揮手,咬牙切齒道:“你越來越幽默了!”

  微微歎氣,安吉莉娜轉身拿起風魔槍就往外走,自語道:“看樣子我還是無法讓魔槍引聚水元素,甚至連引聚風元素的能力都消失了,真是失敗的嘗試。”

  兩分鍾後,還站在操場上的羅克就看到安吉莉娜走出寢室樓朝他走來,手裡還握著風魔槍,誤以為安吉莉娜又要射殺自己的羅克就想逃跑,不過安吉莉娜並沒有正眼看他,而是和他擦身而過,臉上還帶著些許莫名悲傷。

  看著走遠了的安吉莉娜,羅克嘀咕道:“難道是因為殺不死我而變得悲傷,那為了讓她開心,我是不是應該沖上去讓她一槍斃了我呢?”

  片刻,羅克嘀咕了聲“我又不是SB”就折回寢室樓。

  站在202寢室外,羅克滿臉糾結,不知道該不該敲門,畢竟他剛剛看到了蜜勒裸體,那高聳玉峰,那纖細腰肢,那蒙著一層霧氣的女性神秘地帶都還縈繞在羅克腦海裡,讓他忍不住咽下了好幾口口水。

  (美女就是拿來讓男人流口水的吧?)

  “我羅克天不怕地不怕,怎麼可能會因為看到了她的裸……”

  羅克話還沒說完,穿著女子學院校服的蜜勒就拉開了門,黑色長發分為兩束披在胸前,但無法掩住那對C罩杯的驕傲玉乳,那扣在胸前的紐扣似乎都要崩開了,而那條花格子超短裙只能包住蜜勒雪臀,雪白大腿完全呈現在羅克眼前,看得羅克都快噴鼻血。

  “不進來嗎?”

  “額……要啊!”掃了蜜勒一眼,見她一直帶著微笑,羅克臉突然紅了,就像處男般臉紅了,但他不應該臉紅的呀!

  走進屬於自己的房間,羅克突然覺得有些陌生,都覺得走進了蜜勒閨房。

  為了打消這種尷尬,羅克問道:“小公主呢?”

  “去皇宮了。”

  “我竟然沒有碰到,真是奇跡。”轉身看了眼打扮如此女性化的蜜勒,羅克都有點不習慣,他還是習慣蜜勒穿著女式戰甲,扎起長發。

  “我去洗衣服了,要不然明天就沒有衣服換了。”

  “哦,哦。”

  蜜勒端著髒衣服走出房間後,羅克就呈大字型仰躺在床上,盯著天花板發呆,腦海都是王後薇塔妮那具雪白肉體在他身下扭動、搖擺、顫抖的畫面,而這畫面卻被亞伯拉罕一句話給打碎了。

  (安東尼伯爵是阿克羅裡國王安斯愛爾,這應該不可能的吧?如果安東尼就是阿克羅裡國王,那他干嘛還派艾德、布加和暮影到波亞,他完全可以發動整個阿克羅裡的軍力一舉攻下波亞,所以……亞伯拉罕是在說瞎話吧?)

  盡管用客觀事實否決了亞伯拉罕說的話,但羅克還是很不安,這種不安隨著時間的流逝,隨著人際關系的擴展而變得更強烈,特別是當只有他一個人時,他甚至懷疑屬於自己的一切將在未來的某一天被光明神族完全剝奪,不只是因為他害死了戰神阿瑞斯,殺死了火神赫維斯,更是因為一些一出生就注定的事。

  居住在眾神村的守墓一族,守護著光明神族之墓的種族,幾乎不可能出現在神棄大陸,羅克卻是個例外,他這個例外還是從龍蛋裡蹦出來的,這到底是為什麼?

  智慧女神雅狄安娜還說眾神村像地獄一樣,這到底又是為什麼?

  不知道是因為趕了好幾天的路,還是因為在後花園干王後干得太賣力,羅克躺在床上不到十分鍾就睡著了。

  同一時間,安吉莉娜的研究室。

  正在擺弄風魔槍零件的安吉莉娜突然抓起一把完好的風魔槍指著站在窗前的達娜特絲,並迅速扣下副扳機。

  五秒後,安吉莉娜扣下了副扳機。

  砰!

  射出的氣彈打在了達娜特絲橫著的死神鐮刀上。

  移開死神鐮刀,達娜特絲目不轉睛地盯著安吉莉娜,又嗅了嗅空氣,道:“妮可絲,我們有多少年沒見面了,好像……好像是310年了吧?”

  “我叫安吉莉娜?皮埃爾,你說的妮可絲我根本不知道是誰,識相點就滾出這裡!”

  “被黑暗籠罩的妮可絲脾氣果然暴躁啊!”舔了舔嘴角,達娜特絲繼續道,“不管你是變成嬰兒、少女、少婦還是老婦人,你身上的氣味永遠都不會變,我只要動一動鼻子就知道哪個是你,不過我可不是專門來找你的,我是來找羅克的。”

  安吉莉娜皺起柳葉眉,道:“我不是你口中所說的妮可絲,這點我不想再次強調。還有,羅克是我學生,如果你要對他不利,我就會在那之前殺了你!”

  “羅克是你學生?你打算將他變得像你一樣邪惡嗎?”

  “你認錯人了。”

  “我才不會認錯人!”嬌喝一聲,達娜特絲就舉起死神鐮刀奔向安吉莉娜。

  快如閃電!

  安吉莉娜連扣下副扳機的時間都沒有就被死神鐮刀抵住脖子,如鏡面般的刀身倒映著她那張很少露出驚恐的臉,修女服的帽子更是因風掀開,金發肆意散開,幾絲貼在了安吉莉娜臉上。

  “竟然不抵擋,還真不是妮可絲作風,但我不可能聞錯的。”說罷,達娜特絲就將死神鐮刀往後一扔,讓死神鐮刀進入另一空間。

  拿掉安吉莉娜手裡的風魔槍,達娜特絲就勾起安吉莉娜下巴,聞著安吉莉娜,鼻尖都觸到了安吉莉娜的臉。

  這時,達娜特絲聽到了扣下扳機發出的響聲,她急忙松開手迅速後退並躍起。

  砰!

  氣彈從達娜特絲雙腿間飛過,打中了玻璃,碎開的玻璃落得一地都是,而逃過一劫的達娜特絲沒有再接近安吉莉娜。

  站在離安吉莉娜約五米處靜靜觀察著安吉莉娜,達娜特絲淺笑道:“你隱藏得太深了,不過你是絕對不可能騙過我的鼻子。”

  “你真像條狗!”

  “妮可絲,你發怒吧,發狂吧,你在我們混沌神族中可是第一瘋子!”

  “離開這裡!離開學院!永遠都不要再回來!”左右手各握著一把小型風魔槍的安吉莉娜星眸漸冷,不知何時解開的修女服往兩邊分開,小巧可愛的乳房被打底衣和白色胸罩保護著,而那敞開的修女服內側掛了八把小型風魔槍。

  收斂笑容,達娜特絲道:“300多年前與光明神族那一戰,我媽媽被封印,我爸爸不知去向,而其他族人都被光明神族打得四處逃竄,我更是被戰神追殺了310年。在這310年裡,你根本不知道我過著什麼樣的生活,但我有信念!我要找到我媽媽!再次打敗光明神族!讓光明神族都去吃屎!”

  “你愛讓誰去吃屎不關我的事,我根本不知道你是誰,也不想知道你是誰,更不想知道你們種族和光明神族發生了什麼事。”

  “你是夜神!你絕對不能忘記自己的身份!”

  “離開這裡,否則我就開槍了。”

  睜大雙眸,達娜特絲叫道:“妮可絲!等我找到了我媽媽!解開了她的封印!我絕對還會回來找你!我沒有辦法!但我媽媽有辦法讓你回歸混沌神族!”

  “期待著。”

  跳到窗戶上,達娜特絲多看了安吉莉娜兩眼,道:“如果你是想以守墓一族做為光明神族的突破口,那我也同樣期待著。”

  達娜特絲離開後,安吉莉娜就走到窗前往外多看了兩眼,確定達娜特絲已經離開,安吉莉娜就關上窗戶,嘀咕道:“真是個奇怪的人,最好不要再出現了,打攪我實驗!”

  睡到十一點多,羅克就被拉妃兒用平底鍋敲醒,本還想罵天喊地的,可見是拉妃兒,羅克只得強行壓住怒火,一臉笑嘻嘻地跟著拉妃兒去吃午飯,跟在他們後面的蜜勒怎麼也搞不懂平時威風凜凜,讓無數女子拜倒在他皮褲下的羅克怎麼會這麼的怕拉妃兒。

  當夜零點,羅克按照約定跑去和瑪姬歡好,瑪姬的寶貝女兒蘇菲當然再次當了觀眾,她甚至蹲在她媽媽的屁股邊上看著羅克那根大進大出的大肉棒,一臉天真無邪笑容。

  知道女兒盯著自己和羅克的交合處,瑪姬變得更加敏感,所以在半個小時的時間裡就被羅克連續兩次推向了性愛巔峰,爽得她都差點把枕頭咬壞。

  與瑪姬歡愛同時,羅克還和她有一句沒一句地聊著自己北上之行遇到的事,也提到了自己遇到智慧女神、復仇女神,還殺了火神赫維斯一事。得知光明神族已降臨神棄大陸尋找殺害戰神阿瑞斯凶手,瑪姬就非常擔心羅克會落入光明神族手中,加之守墓一族又被光明神族制約於眾神村,所以瑪姬就連愛愛的興致都沒有,但還是迎接著羅克一次次撞擊,並商討著如何對付光明神族。

  對於高高在上的光明神族,別說是羅克和瑪姬,就算是整個大陸所有的種族加在一塊都想不出對付他們的辦法,而唯一能與光明神族抗衡的種族就只有混沌神族,但在神棄200年4月9日的那場神族戰斗中,混沌神族完敗,黑暗女皇被封印,所以如今還沒有哪個種族或者誰有能力對付光明神族,但在未來的某一天,整個光明神族都將因為羅克而顫抖!

  第二天一大早,女子學院裡的人都集中在了操場為羅克等人送行,就連很少露面的薇塔妮、多妮琳也出現在操場上。

  和羅克擁抱後,約瑟芬微笑道:“波亞的希望之火,早去早回,讓你那與生俱來的光明照亮整個波亞。”

  羅克還沒開口,王後薇塔妮就上前和羅克擁抱,附到他耳邊,小聲道:“你不做國王,國王就只能由紅蓮來做,所以此行你一定要帶回紅蓮,就算丟失數座城市也要帶她回來,要不然波亞就要亂成一團了。”

  “請王後放一百個心,我一定不辱使命。”

  “人家也很想跟去嘛!”拉妃兒嘴巴都歪到了一邊。

  拉住女兒的手,薇塔妮道:“寶貝,羅克是去干正事,等干完了他就會回來的,你就在學院等他,乖。”

  “羅克,該啟程了,現在風向有利於我們。”蜜莉和媽媽擁抱後就跨坐在龍寵微風背上,並朝羅克伸出了手。

  “再見!各位!”招了招手,羅克就抓住蜜莉的手坐在了她後面。

  俯身吻了下微風的脖子,蜜莉就駕馭著微風垂直升空,而後就疾速往南飛去。

  看著消失在視線裡的羅克,約瑟芬問道:“王後,亞伯拉罕國王最近還好嗎?”

  “挺好的,不用記掛。”薇塔妮面帶微笑道。

  “那就好,希望不要在這節骨眼出事。”微微歎氣,約瑟芬就走向辦公室,其余的學員和老師也陸續散開。

  “走,去你住的地方看看,要是缺了什麼,媽媽就給你補上。”拉著拉妃兒的手,薇塔妮就朝202寢室走去。

  “缺了任何東西,媽媽都能給我補上?”

  “當然啦!”

  “那缺了一樣非常重要的東西。”

  “說吧。”

  “羅克。”

  “什麼?”

  “缺了羅克!缺了羅克!缺了羅克!”拉妃兒鼓起兩腮,眼圈泛紅。

  “媽媽沒聽到哦。”盡管還面帶笑容,薇塔妮的心卻有些不安,深怕兩個女兒同時愛上羅克,而做為拉妃兒和紅蓮的媽媽,薇塔妮已經感覺到兩個女兒都愛上了羅克,就連她自己……

  半個小時後,穿著白色超短緊身上衣和黑色超短褲,看上去非常疲憊的克莉絲蒂出現在了學院門口,但因為門衛阻攔,她進不去。得知羅克剛離開學院,騎著龍寵往南飛去,克莉絲蒂郁悶得都想將自己掐死。

  克莉絲蒂花了近兩個月才到達卡納,而她來卡納的目的很明確,那就是殺掉羅克替爸媽報仇,可她剛到卡納,羅克卻飛走,難道她要騎著她那匹都快斷氣的瘦馬沿原路返回嗎?

  “羅克!你這個比小強還會跑的家夥!”握緊拳頭,克莉絲蒂眼淚都差點掉出來。

  得知羅克還會回來,克莉絲蒂就決定先找個地方住,順便打零工賺點生活費,要不然她都要餓死了。

  身為黃金獵隊隊長,又是已掛掉的準將安托萬的女兒,克莉絲蒂應該是家財萬貫才對,可為了盡早趕到卡納,克莉絲蒂將笨重的東西都丟掉,其中就包括她那身價值連城的黃金盔甲,所以她現在身無分文。

  站在學院門口迷茫地望著四周,克莉絲蒂嘀咕道:“殺人我會,要賺錢養活自己我倒不會,真不知道有什麼工作是適合我的。”

  “你想工作嗎?”水月出現在了克莉絲蒂身後。

  “是的。”

  聽到克莉絲蒂肚子咕咕叫,水月露出了笑意。上前拉著克莉絲蒂的手往回走,水月道:“我是水月茶閣的老板娘水月?弄影,我那邊正缺像你這樣的美人胚子,你就在我那邊工作吧,包吃包住,月薪兩千,雙休,還給你買社保。”

  “聽起來真不錯。”

  “我們先找個地方吃點東西吧,看樣子你是餓壞了。”頓了頓,水月道,“聽你的聲音不像是本地人。”

  “我家住在聖菲魯斯,那裡經常打戰,所以我就來卡納投奔親戚,可親戚很早就搬走了,現在都沒地方去。”

  “原來如此,那麼水月茶閣就是你以後的家咯。”

  “嗯。”

  “你叫什麼名字?”

  “布蘭妮?斯皮爾斯。”

  10月22日正午,聖菲魯斯。

  “堵住城門!絕對不能放他們進來!”吼完,羅德就率領著三百余名騎士沖向剛被敵人轟開的城門,而城門之上的魔槍士和弓箭手正射擊著如潮水般湧來的敵人。

  “龍騎一隊破壞左側攻城塔!龍騎二隊破壞右側攻城塔!其他編隊攻擊任何一個膽敢闖進聖菲魯斯的土撥鼠!”臉色蒼白但雙眸滿含剛毅的紅蓮正停在城門之上指揮著這場已不可能勝利的戰爭。

  兩個小時前,阿克羅裡軍隊再次發動了戰爭,並投入近萬名士兵,其中還包括配備了風魔炮的三十座攻城塔,而守衛聖菲魯斯的波亞士兵只有兩千五百人。

  在敵人如潮水般的攻勢面前,本想保留龍騎士力量到最後一刻的紅蓮不得不命令所有龍騎士對攻城塔發動魔法攻擊,否則讓聖菲魯斯進入風魔炮射程,後果將不堪設想。

  依靠龍族魔法,龍騎士摧毀了二十多座攻城塔,但城門卻被一尊由馬車拉著的風魔炮轟開。

  “妹妹!準備好了嗎?”

  “ok!”

  此時瑪莎和瑪莉亞正駕馭著龍寵從高空疾馳而下,兩只龍寵的飛行速度和軌跡完全相同,而兩只龍寵還抓著一根長十米、直徑達十公分的大鐵柱一端。

  “妹妹!進入氣彈的射程范圍了!小心點!”深褐色長發被烈風弄亂的瑪莉亞整個人都壓在了龍寵背上。

  “我知道!”同樣貼在龍寵背上的瑪莎正暗暗祈禱著不要被氣彈射中,否則她們將無法完成總指揮所授予的任務。

  “射死那兩只飛蟲!”

  砰!砰!砰……

  攻城塔上面數層的魔槍士都將槍口對準了越飛越近的瑪莉亞瑪莎,一顆顆足以奪走她們性命的氣彈不斷從她們周圍飛過,好幾顆氣彈都打中了龍寵,但憑借堅不可摧的龍鱗,兩只龍寵安然無恙,只是它們有點受不了紊亂的風元素,所以飛行就沒有平時那麼的平穩。

  嗖!嗖!

  雙胞胎姐妹駕馭著的龍寵從攻城塔兩側飛過,大鐵柱則撞上攻城塔,並在一瞬間將攻城塔切成了兩段。

  攻城塔前後搖晃數下就倒向地面,下方的阿克羅裡士兵嚇得飛奔開,而當攻城塔砸在地面時,煙塵飛卷,木塊散落一地,幾個倒黴的阿克羅裡士兵都被壓在了攻城塔之下。

  “歸隊!”

  “Yes!My lord!”同時喊出聲的瑪莉亞瑪莎就往回飛。

  瑪莉亞瑪莎所屬的編隊是完成了任務,但另一個編隊卻沒有摧毀攻城塔,反而讓站在攻城塔上方的阿克羅裡士兵扣下了風魔炮的副扳機。

  “該死!摧毀它!”見炮口對準堵在城門前的波亞騎士,紅蓮那抓緊韁繩的手都在發抖,甚至看到了正持劍砍殺著敵人的羅德老爹鮮血淋漓地躺在地上。

  嗷!!!

  一聲震天龍吼過後,一團旋風從高空席卷而下,包住了那座攻城塔,戰場頓時飛沙走石,就連部分兵器都卷入了旋風之中,而因為旋風干擾,風魔炮就像陀螺般不斷旋轉著,炮口不斷變化著,處於旋風中的阿克羅裡士兵邊嘔吐著邊扣下正扳機。

  轟!

  威力極大的風炮穿透旋風,徑直飛向阿克羅裡軍營!

  “該……”話還沒說完,站在軍營前的攻城塔上的阿克羅裡指揮官就被風炮擊中,血肉之軀瞬間爆裂,化為碎肉飛得到處都是。

  “還好趕得及!”羅克松了口氣就讓蜜莉降低高度。

  “總算盼來了。”望著離自己越來越近的羅克,紅蓮幾乎都忘記了自己還在指揮戰斗,甚至想給羅克一個甜蜜擁抱。

  看著還在攻城的敵人,羅克皺了皺眉,道:“蜜莉,他們就交給你了。”

  “榮幸之至。”閉上紅眸,蜜莉就開始感應著戰場上的亡靈,數量非常多,多得讓她都有些心碎,因為這些亡靈中有上千名都是波亞人。

  微微歎氣,蜜莉就低聲吟唱道:“那些無法見光卻又渴望輪回的靈魂啊!吾以地獄之王撒旦之名賜予你們與光同在!請拿出你們那昂貴的勇氣將那些侵略者都送到地獄!”

  話音剛落,戰場就像沸騰了般出現成千上萬個氣孔,黑氣不斷冒出,並與飛揚塵土融為一體,一個又一個被塵埃裹著的亡靈出現在地面。

  亡靈成形的那一刻,蜜莉就命令它們將阿克羅裡士兵們的靈魂統統吃掉!

  聖菲魯斯北部一平原。

  “怎麼突然停下來了?”莫格拉扭過頭看著正望向南方的雅狄安娜。

  示意莫格拉別出聲,雅狄安娜就閉上雙眸,雙手握緊綠柄權杖並高高舉起,權杖頂端的金色空心圓隨即開始旋轉,並綻放出耀眼金光,使得雅狄安娜看上去就像是一座黃金雕塑。

  “干嘛要開啟神識之眼?”莫格拉急忙閉上雙眼,本能地後退兩步。

  “因為感覺到了髒東西。”輕語著,雅狄安娜就睜開雙眸,原本黑色雙眸變成了浩瀚銀河,深邃得都無法猜透她此刻的想法。

  開啟了神識之眼,雅狄安娜就能看到數萬米之外發生的事,而她看到了使用亡靈魔法的蜜莉,看到了成千上萬只亡靈在塵埃掩護下吞噬著靈魂,更看到了面帶微笑的羅克。

  金光消失,金色空心圓旋轉速度瞬間降為零,而雅狄安娜的瞳孔顏色也轉為了黑色。

  “你看到了什麼?”莫格拉忙問道。

  “一個人族的亡靈法師。”停頓良久,雅狄安娜才繼續道,“人族身體裡明明有魔法枷鎖,竟然還有人會使用魔法,這完全與至高神的意念背道而馳。”

  “也許是進化。”

  “不管是不是因為進化而掙脫了魔法枷鎖,反正我們不能讓這個亡靈法師胡來,所以我們要先去拜訪她。”

  “要將她殺掉嗎?”莫格拉舔了舔嘴角。

  “只是封印她使用魔法的能力。”

  僅僅十分鍾,本還氣勢洶洶的阿克羅裡軍隊幾乎全部陣亡,活下來的也逃得遠遠的,而扭轉戰局僅憑蜜莉的亡靈魔法。

  讓羅德指揮部下清理戰場,紅蓮就和羅克還有蜜莉前往住處。

  羅克不想告訴紅蓮她父王的死,但不管羅克和蜜莉怎麼勸說,紅蓮就是不肯離開聖菲魯斯,無奈的羅克只得說出實情。

  “紅蓮,你父王已經死了。”

  “什麼?”紅蓮還以為是自己幻聽。

  “你父王死了。”

  “你絕對是在開玩笑!”盯著坐在身前的羅克,紅蓮怎麼也不相信羅克說的是真的。

  “總指揮,羅克說的都是真的,此次叫你回卡納就是希望你能參加你父王的葬禮,穩定波亞。”蜜莉道。

  “羅克……我父王真的死……死了?”

  羅克不想讓紅蓮傷心,但他無能為力,所以還是點頭了。

  眼淚頓時流出的紅蓮抓住羅克衣領,歇斯底裡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安東尼伯爵干的。”

  “他……他殺了我父王?”

  “有點曲折,路上我再和你細說,現在跟我回卡納,時間緊迫。”

  “不!我不回去!我要守護聖菲魯斯!”

  “連你父王的葬禮你也不參加了嗎?”

  心痛得無法呼吸的紅蓮哽咽道:“我不能回去……如果我回去而讓聖菲魯斯淪陷……那……那後果不堪設想……所以我只能當一回不孝之女了……”

  聽罷,羅克義正言辭道:“如果你不回去,而你父王的死傳開,你知道將會引起多大的動蕩嗎?到時候就算阿克羅裡不進攻波亞,波亞很可能因為沒有王而分裂成數個甚至是數十個小國,那麼你認為是守護聖菲魯斯重要,還是回去參加葬禮重要?”

  “我不知道!我什麼都不知道!你不要問我!”哭出聲,紅蓮就撲進羅克懷裡,嬌軀瑟瑟發抖,而在十幾分鍾前,她還像個女強人般指揮著部下戰斗。

  “我是不是做錯了什麼?”撫摸著紅蓮那頭紅色長發,羅克的表情變得非常凝重,就像奧古斯特?羅丹所塑造的思想者雕像。

  一旁的蜜莉看到羅克緊緊抱著紅蓮,心中不免萌生醋意,但她又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吃醋,她應該覺得眼前這景象很正常才對,畢竟現在紅蓮非常脆弱,需要人安慰,更需要羅克那寬厚胸膛,而且羅克又擁有那麼多女人,就算多了一個紅蓮也沒什麼了不起的,可是……可是……

  有點搞不清楚狀況的蜜莉就無聲地歎著氣,靜觀其變。

  哭了好一會兒,像小女人般的紅蓮急忙推開羅克,問道:“我父王的葬禮是安排在哪一天?”

  “27號。”

  “如果我回去參加葬禮,至少要31號才能回到聖菲魯斯,而在我離開期間,聖菲魯斯很可能被攻陷,甚至……甚至城市會像多米諾骨牌般接二連三地淪陷,那我就成了千古罪人。”頓了頓,雙眼發紅的紅蓮補充道,“羅克,我很想回去參加我父王的葬禮,但我真的真的不能離開聖菲魯斯,離開與我出生入死的部下,所以還請你替我向母後說一聲抱歉。”

  “大公主。”蜜莉欲言又止,但還是開口道,“你和羅克回去參加葬禮吧,我留在這裡,我是聖龍騎士團副團長,又能召喚亡靈,所以我能保護好大家!”

  “這個……”

  “沒這個那個的啦,就這麼說定了。”蜜莉瞇眼微笑著,心裡卻有些失落,她不想和羅克分開,可國勢動蕩,她也只能暫時拋開兒女私情。

  邪惡的羅克也不想和蜜莉分開,他還打算帶著蜜莉回去和多妮琳玩母女雙飛呢!

  想了好一會兒,紅蓮同意了蜜莉的方案,並且立馬召開高級將領會議,將自己要回國都以及蜜莉暫時接任總指揮一職的事簡單說了一遍,但都沒有提及國王的死,因為要是一國之王的死在士兵中傳開,那麼大家的士氣將直線下降,更可能出現叛亂。

  吃過午飯,紅蓮就去收拾東西,羅克則回到自己之前住過的屋子休息,昨晚連夜飛行實在是太累人了,而他才剛躺下,蜜莉就來拜訪,更是在羅克還沒反應過來就爬上床,騎在了羅克身上,並極其主動地掏出羅克的肉棒套弄著。

  見蜜莉眼裡飽含離別哀傷,羅克就撐起都快合上的眼皮,將蜜莉壓在身下並將她剝得光溜溜的。

  往蜜莉私處一摸,羅克震驚了,蜜莉下面竟然濕得一塌糊塗,那顆小紅豆更是充血凸起,所以羅克不由分說就將大肉棒插進蜜莉蜜壺,開始急速抽插著。

  蜜莉用她那嬌小的身軀迎接著大肉棒一次快於一次的沖擊,而在羅克野蠻沖擊下,本還嬌喘籲籲的蜜莉就開始大聲呻吟著,更是說出極為浪蕩的話語刺激著羅克,甚至還喊出了她媽媽的名字。

  這時,已打點好行李的紅蓮走到了門外,提手正想敲門,可聽到蜜莉浪叫的她嚇了一大跳,整個人都愣在了那裡。

  “啊……老公……用力干我……唔……流出好多好多的水……好喜歡老公的雞巴……啊……啊……大雞巴插得我好爽……”

  “頂到你的花心了,感覺到了嗎?我的寶貝。”

  “唔……花蕊被你頂開了……雞巴要插進子宮了……爽……爽死了……唔……”

  門的隔音性能非常差,所以蜜莉和羅克的對話都鑽進紅蓮耳朵,紅蓮怎麼也不敢相信自己所認識的蜜莉在床上竟然如此淫蕩。

  紅蓮想離開,可腳像灌了鉛般,連挪動半步都顯得那麼奢侈,她更想親眼看一看自己從未嘗試過但曾夢過的性愛,可她不能推開門,所以她就走到窗前,透過窗戶的縫隙觀察著正以女上男下式干得熱火朝天的羅克和蜜莉。

  看著蜜莉邊搖擺嬌軀邊搓弄著她的乳房,羅克時不時挺起屁股讓肉棒插得更深的場面,紅蓮吃驚得都難以呼吸,最讓她吃驚的是羅克的命根子竟然那麼大那麼長,蜜莉的小穴卻能承受得起。

  (不能看……不能看……這是偷窺……是不道德的行為……我不能看……)

  盡管在告誡著自己,但紅蓮還是無法移開目光,就站在窗前盯著換著各種姿勢的羅克和蜜莉。

  半個小時後,羅克將濃濃精液射進了蜜莉子宮,而當他抽出肉棒時,蜜莉就用她的小嘴巴舔著肉棒,將馬眼分泌出的精液都吃進了肚子,她的小穴則因為被肉棒插得太久都沒辦法閉合,粘膩膩的淫蜜正悄無聲息地流出滴在床上。

  (竟然吸羅克那根……還將他射出來的精液吃下去……)

  紅蓮非常吃驚,但見他們的愛愛已經結束,她就輕步走到門前,在門外等了十分鍾才敲響了門。

  片刻,羅克拉開了門,見是紅蓮,他就笑著將她迎進屋,而被干得疲憊的蜜莉就光溜溜地縮在被窩裡睡覺,面頰紅潤,睫毛微動,還帶著甜蜜笑容。

  由於之前偷窺了羅克蜜莉的愛愛,所以紅蓮現在很不好意思,都不敢和羅克對視。有頭沒尾地和羅克聊了幾句,紅蓮就讓羅克收拾東西啟程。

  半個小時後,紅蓮和羅克騎著贊歌離開聖菲魯斯,飛往卡納。

  一路上,羅克都緊緊抱著紅蓮,雖說沒有不規矩的舉動,但紅蓮還是很不安,她甚至覺得羅克那根大肉棒就頂在她臀溝,隨時都會插進她的處女穴。

  10月23日晚上七點,聖菲魯斯。

  吃過晚飯,暫時接任總指揮的蜜莉駕馭著微風在聖菲魯斯上空例行巡邏,還和瑪莎瑪莉亞姐妹一道南飛,飛行了足足數十萬米,確定沒有發現阿克羅裡軍隊,她們才折回聖菲魯斯。

  至少這個夜晚,聖菲魯斯不會被戰火籠罩著。

  回到聖菲魯斯,蜜莉給了微風一個吻就讓它去附近的高山上休息,蜜莉自己則邊想念著羅克邊朝住處走去。

  走到一個十字路口,蜜莉突然停住腳步,她發覺自己來到了一個陌生地方,原本前方應該有一座騎士雕像,但現在卻蕩然無存,取而代之的是一位張開雙翼的神女雕塑。

  “怎麼可能?”嘀咕著,蜜莉就轉過身。

  “你就是那個使用亡靈法師的生靈?”

  聽到聲音,蜜莉再次轉身,神女雕塑不見了,而兩名禦姐正站在離她不到五米處,正是智慧女神雅狄安娜和復仇女神莫格拉。

  雅狄安娜臉上帶著平易近人的微笑,莫格拉則是冷視著蜜莉。

  “你們是誰?這裡又是什麼地方?”蜜莉嚇得連連後退。

  “我是智慧女神雅狄安娜,她是復仇女神莫格拉。”笑了笑,雅狄安娜道:“這裡就是你一直生活的地方,只不過周圍被我下了結界,不管結界內發生什麼事,都不會有人知道。”

  知道她們是想對付自己,蜜莉就企圖召喚微風,可該死的結界阻斷了她與微風的交流。

  “你為什麼會掙脫魔法枷鎖?”雅狄安娜問道。

  “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

  提手握住黑色巨劍劍柄,莫格拉冷冷道:“雅狄安娜!既然她褻瀆了至高神的意志!那麼只要殺掉她就萬事大吉了!”

  “不行。”用綠柄權杖攔住莫格拉,雅狄安娜道,“生靈,告訴我你是怎麼掙脫魔法枷鎖的,只要你說實話,我就不再予以追究,只是會收回你使用魔法的權利,用你的一生懺悔你祖先所犯下的錯。”

  “根本搞不懂你在說什麼!”

  “雅狄安娜!解除結界!讓我給她點顏色瞧瞧!”